有一次朋友邀我到家裡作客,他學做手工蠟燭一年,見面時送上他的心愛作品:一盒蠟燭。我帶著興奮打開盒子,立即心情跌到谷底,一對蠟燭說不上是什麼顏色,黃的、藍的、綠的…五顏六色混在一起,很快的我意會過來,知道這是做其他蠟燭剩下來的餘蠟拼湊而成,心裡嘟囔著:「還真是有誠意呢!」臉上的失望,一定是太明顯了,朋友沒說什麼,起身關掉電燈,將蠟燭點燃。搖曳的燭光看不出是什麼顏色,黃的、藍的、綠的…可是比起單一顏色的蠟燭,更繽紛有層次,照亮整個房間,美麗中透著溫暖。朋友看到我的眼睛開始發亮,才開口說話:「所有蠟燭中,我最喜歡這種用餘蠟做成的燭光,豐富有魅力,充滿人生況味。」—混色的蠟燭,真實的人生那一陣子我的工作處於低潮期,內心隱藏著不少委屈,任誰都看得出來我的笑容變少了,因此朋友特別邀我到家裡,送我這一對蠟燭,他說沒有一個工作是不委屈的,把這些委屈收集起來,就像把餘蠟收集起來,做成的蠟燭雖然不是自己原來夢想的顏色,不夠純粹好看,可是點燃之後,散發出來的燭光卻是最迷人,可是卻說不出是那一個顏色讓它這麼動人。自此以後,當工作上有任何委屈時,我就點上這一對蠟燭,看著燭光,然後發出一聲喟嘆:「啊,這就是人生!」等心情平復下來之後,捻熄了燭火,連同委屈,將蠟燭一起收進櫥櫃裡。幾次之後,我發現到,有時候委屈是不必面對或處理,把它收起來,時間自然會淡化它,一段時間之後,會產生一種恍如隔世的錯覺,怎麼也記不起來當時受委屈的心情與細節,還奇怪的想著:「想不通…當初究竟在委屈什麼?」—委屈,可能是自己想出來的沒有一個工作,可以完全按照自己期待的「顏色」演出,想要白的卻不是白的,想要粉的卻不是粉的,想要紅的卻不是紅的,混進了一堆討厭的顏色,東一塊西一塊,模糊不清,說不上究竟是什麼顏色,而這就是職場的真相!所以,沒有一個工作是不受委屈的。不論是小職員、中階主管,甚至是總經理,大家都一樣,在工作中都有委屈要受,差別在於承受委屈時的態度罷了。我有一位離職同事Max,在新公司已經做到中階主管的位子,最近經手的幾件案子做得不順利,還在忐忑不安之中,發現屬下竟然已經早一步,開始犯上作亂,不只越過他向老闆報告,還慫恿前主管回任,而前主管也配合放話:「這些案子我是搞定了!」部門氣氛透著一股怪,讓他不禁起疑心,並注意到老闆未吭聲,看不出老闆的意向,於是委屈襲上心頭,愈想愈鑽牛角尖。「好歹我也是他們挖角來的主管,太過分,用耍陰的方式對待我!」「我就跳槽給他們看,讓他們痛失人才,感到遺憾。」—連總經理也會受委屈Max聰明能幹、積極主動,一直以來仕途順遂,個性也一向自負,對於委屈是一點都不想領受。他的行動力超強,一星期內就連絡上大六歲的學長Doug,想要問問對方有沒有機會跳槽。Doug在一家領導品牌擔任總經理,年薪據Max猜想應在千萬上下,是Max崇拜的對象,而這家企業也是他嚮往的良木。到了餐廳,學長才一落座,就開口問Max最近業界的人事動態,Max馬上聞出來一絲不對勁,半開玩笑半挖底的說:「不會吧!連貴為總經理都想要換工作…?」Doug未針對這個問題做正面回應,可能是因為一肚子委屈無人可訴,好不容易碰到一個說得上話的學弟,忍不住一股腦兒道出心中的不快,談起他作為一人之下、萬人之上的心情,他說:「到了我這個高階,不怕挑戰,不怕壓力,在意的只有一件事,那就是老闆的信任。只要老闆肯給予信任,赴湯蹈火,在所不辭啊!」「我們要的是一個舞台,如果只是被當作傀儡,沒辦法做主以及有所貢獻,這個工作再繼續做下去也沒意思。」—不要抱怨,交給時間聽到這裡,Max才恍然大悟,領略到一個職場真理,那就是沒有一份工作是不受委屈的,即使年薪千萬的總經理也會受委屈,也會想離職他去,只是因為位階不同、高度不同,彼此的委屈不同罷了。到了今天,時隔一年,人事並未全非,地球依然在運轉。Max還在原公司,因為後來他發現老闆根本不知道屬下在製造是非,而且態度上仍然照樣挺他;而Doug也還在原公司,繼續幹總經理,無風也無浪,外界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異樣。工作上受了委屈嗎?也許你要做的,只有一件事,將委屈交給時間。真實的職場人生,不會是一個指定顏色的蠟燭,而是一個混色蠟燭,混了各種你要或你不要的顏色。委屈的時候,點燃它,看著搖曳的燭光,照見另一種不在期待內的色光,也別有一番風情。本文摘自「洪雪珍粉絲專頁」 ______________【Yahoo論壇】係網友、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,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,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>>> 投稿去


文章轉貼如有侵權請告知我們會立即刪除
. . . . .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egjugdo756771 的頭像
legjugdo756771

試玩輪盤www.cn6r.com

legjugdo75677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